此号已废,坑还会填

黑受
黄黑/青黑/黑子性转

【青黑】藏骨(67)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好久没写了,文风可能对不上了。

-------------------

青峰以为会永远看不到面前这张脸,然而黄濑凉太不仅再次出现了,还趾高气昂地送了自己一颗子弹,他十分惊诧,脱口而出:“你怎么在这里?”

黄濑挑衅一笑,不答他,只说:“你的小命我先替你收着。”

这话显然是对灰崎说的,但未等灰崎作出什么回应,黄濑长鞭一展,驭马而去了。

青峰的脑子突然转得飞快,他不信黄濑出现在这里只是巧合,一个念头在心中闪过,他整颗心都焦躁起来,再也无心去收拾灰崎,匆忙跳起来翻上马背。

捡回一条命的灰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吐出满嘴的血和泥,爬起来,吊着折了的胳膊靠着树喘气。不知...

【放个黄黑脑洞】

有点渣,各方面来说

只有微博地址:

眼睛还没好完,找工作也很忙_(:3」∠)_

【荼岩】一个已经不在了的说了要被和谐的那个设定我依然不知道取什么名字(3)

黑漆漆街道上空无一人,四周飘荡着绿莹莹的雾气,安岩疯了一样往前跑,那些东西越跑越快,恐怖又急促的脚步几乎快追到了他屁股后面,他一颗心几乎要跳出嗓子眼,脚下却突然踢中石头,整个人一个趔趄往前栽倒,他惊恐地回头,只看见布满尸斑的灰色人脸上一双绿幽幽的眼睛。

安岩大叫一声,从沙发上坐起来。桌子上一盆蓝紫色的花含苞待放,他迷糊地喘着气,伸手摸来嗡嗡叫的手机,屏幕上显示富二代同学已经打了三通电话了。

安岩心说不好,立刻回过神,“喂,潼哥。”

对面一阵大吼:“安岩你跑哪儿去了,昨晚怎么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跑了?!”

“我昨晚家里有点事,走得急,今天……”安岩抬头看见神荼从门外走进来,忙改口,“今天明天...

【荼岩】一个说了就要被和谐的设定已经没有了,我还不知道取什么名字

安岩突然感觉眼前一片漆黑,等他回过神,神荼已经放开了他,一脸高冷地抱臂靠门站着。

“去换衣服。”

“你对我做了什么?”

神荼什么也不想说,转身把门带上走了。安岩被晾在休息间里,对着镜子左看看右看看,没有被怎么样,还是充满了直男的气息。神荼走到半路上想起手机落下了,便返身去拿。安岩这时裤子还没穿,大半个屁股都露在外面,听到背后的门被打开声音,哇地一声叫了起来。

“你都不会敲门吗!”安岩一把提起裤子。

神荼顿了顿,目光从他屁股上黑色的印记挪开,从桌上拿起手机,“换你来的时候穿的衣服,跟我走。”

“为什么要跟你走,我还要上班。”

神荼看他一眼,仿佛在说你敢不跟过来试试。

妈的气场好强...

【荼岩】一个说了就要被和谐的设定

被吞了一次,能换的我都换了,再吞一次就没办法了

燕坪九月的天还被秋老虎管着,安岩躲在公交站台广告牌的影子里,感觉自己就像只瘪了的柿子。他暑假没回家,本来想着去打工,结果懒癌发作天天躺床上打游戏,一晃眼就开学了。大四了,要毕业了,该实习了,他念的大学不咋样,成绩也不咋样,还不会表现自己,正愁着去哪儿工作,班里有个富二代同学突然给他打了个电话。

“包吃包住,实习工资六千,每天八小时,就是可能要排夜班。安岩,你去不去,去的话哥给你联系。”

“做什么?”

“服务生,也就点个头端个菜笑一笑什么的。”

“你当老子傻啊,端菜能给六千?”

“哥骗你干嘛?翠屏听过没,那是高档得不能再高档会所,研究生...

【青黑】藏骨(66)

板桥总督府,黑子和近藤分别关押在不同的地方。他原本为了让近藤有机会逃走才留下来,哪知近藤却又回来了,如此一来,近藤必死无疑,他也凶多吉少。

几日未见的铃木站在牢房外,把近藤身份确认的消息告诉了他。

“你还有什么话说?”

“你希望我说什么?”

“前两天嘴不是挺硬吗,现在终于认清现实了?过几天是不是就该撅屁股求饶了?”铃木眯起眼睛,压低嗓子,“不过你暂时可以放心,像你这样给新撰组当狗的人保一条命还是有希望的,等砍了近藤的脑袋,我就叫有马先生把你给我,然后再慢慢收拾你。我要你给我当狗,母狗,等我玩够了再成全你。”

他扬声道:“把他绑起来,后面还有重要的事要审问他,看紧点别让他死了!”

“...

【青黑】藏骨(65)

落满屋前台阶的桃花,被风洋洋洒洒吹入空中。青峰看着外面出神,大夫给他上了药,嘱咐他伤口虽然浅但也不要碰水。青峰心不在焉,连樱井送过来的饭晾在那里也一口没吃。

樱井厨艺非常精湛,他平时很少下厨,但为了拉近和青峰的关系,这段时间内没少下功夫。他小心翼翼在门外看了一会儿,又不知道说什么,进来后手往碗边一摸,粥凉透了。

“我再去热一下。”

他出去了又回来,重新把热腾腾的粥摆青峰面前。

青峰看着他问:“你觉得我能帮你们做什么?”

“这个嘛……”樱井也是稀里糊涂的,“今吉先生认可你,我相信今吉先生的眼光。”

“他难道没有出错的时候?”

“今吉先生的每一个决定都经过了谨慎考虑,可能你不相信,但...

【青黑】藏骨(64)

情节犹如脱缰的野马,冲出了我的计划。

-------------------

他与青峰分开不到半年的时间,却好像隔了几十年那么久。青峰过得好不好、遇见了什么人什么事,他都想知道,他渴望扑进青峰怀里,告诉青峰这几个月来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告诉青峰自己总是克制在内心深处的强烈的思念之情。

然而他只是呆呆地看着,一直看到青峰的背影消失不见。

灰崎拿手在黑子眼前晃了晃,黑子没反应,他松开黑子,黑子既不叫也不跑,默默无声地掉下两颗豆子似的眼泪。他的反应让灰崎始料不及,灰崎原本以为会看到他盛气凌人又手足无措的样子。

“你追不追?”灰崎推他一把。

黑子把脸别到一边,擦干眼泪,说:“不追。”

灰...

【青黑】藏骨(63)

有原田和黑子,还有一丁点非现实的樱井和青峰,我提醒了啊

--------------------

神田和泉桥医学所,桃花梨花红白交映,养伤中的国枝被空气里的花粉弄得鼻子发痒,连打了好几个喷嚏。黑子关上门,放下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药,国枝仰头把药灌进嘴里,脸皱成了一团。黑子喂他一粒梅子,糖渍的梅子带着一丁点咸味在舌上化开,他细细品味,从神态上看似乎不是很满意。

“我还是更喜欢京都腌梅的清香味。”

“你这么说我也有点馋了。”

“等不打仗了,我们一起回京都吧,到时候我搬过来和你做邻居。”

“好呀。”

国枝吐出果核,砸砸嘴,然后认真地看着他:“黑子,要是没有你的话,我早死在死人堆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