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号已废,坑还会填

黑受
黄黑/青黑/黑子性转

【黄黑】村里爱情(2)

黄黑火黑青黑


好哥们儿都离开了村子,五月家也在镇上买了房准备搬过去,五月在离开前抽抽搭搭地说阿大脑子被驴踢了丢下媳妇儿跑了,哲君坐不住跑去镇上找人,都是两个月前的事儿了。五月跟大辉从小一块儿长大,她觉得大辉不是负心汉,一定是不想让媳妇儿跟着扛债吃苦就写了休书,自己一个人跑外边挣钱了。凉太一听,偶像真是脑子被驴踢了,忙安慰说找人的事就交给我,我在镇上县里的派出所都有关系,查个外来流动人口什么的肯定没问题。五月接着说本来阿大欠钱这事儿村长家二公子想帮忙的,但哲君就是不肯接受,把二公子给惹生气了,二公子还放话说见一次打一次,哲君要真被打了,他那小身板怎么受得了。

前村长家二公子从小到大跟他哥就不一样。他哥特别优秀,读县里最好的高中和大学没花过家里一分钱不说,人也是好得没天理,自己家有钱不算啥,难能可贵的是他还主动申请回村里当村官要带领乡亲们一起致富。二公子虽然人也聪明,做事还挺有手段,村里的地痞流氓哪个见了他敢不下跪,但大家都觉得二公子比起他哥差远了,从小就飞扬跋扈的,老村长跟这个二儿子说话都不敢头抬太高。

凉太跟他也有过交集。当年村里办的美容美发培训班就是由二公子负责教学,二公子是黄钻贵族杀马特派系,杀马特中的杀马特,跟那些喜欢给头发整造型的乡非不一样,他注重的是对眼部的诠释。不过凉太对眼妆有自己的见解,看不起杀马特,培训班上了两天就不干了,还跟二公子闹了点不愉快。

在凉太回到村里的两个多月前,小媳妇哲揣着大辉留下的休书一路从镇上找到县里又从县里找回镇上,千辛万苦,眼泪都不知道掉了多少,终于通过村医真太郎的一个搞物流的朋友得到了大辉在跑货的消息。当天夜里小媳妇哲高兴得觉都没睡着,就想着明天见到大辉该说点啥,是抱着人哭一场还是揍一顿。但哪晓得造化弄人,第二天他等来的竟是一个惊天噩耗。

大辉开的货车翻到山崖下边去了,车当场爆炸把人给炸死了。当时电视台还有人在做采访,工友就拼命地煽情,说大辉拼了命地攒钱,念叨攒够了就回去见一见媳妇儿。小媳妇哲在一边听了,哭得差点晕过去。记者把话筒递给小媳妇哲,说通过交警的调查这次事故的主要原因是超载、超速以及疲劳驾驶,你作为司机的家人也是这次事故的受害者有什么想说的吗?小媳妇捂着脸,呜呜地说都是我的错,大家一定要遵守交通规则。

小媳妇哲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拿着大辉的赔偿款和积蓄神情恍惚地回到在镇上租的房子里。他一时想不开,在屋里放火,就想跟着大辉去了,所幸邻居报警及时,把人救了出来。小媳妇躺担架上,模模糊糊看到大辉站在抬担架的医生旁边,他满头大汗,头发也乱糟糟的,小媳妇哲眼泪唰唰地掉,又不想死了,手抓着大辉不放,非要人跟自己一起上救护车。

小媳妇醒来后才知道认错了人。

这个人叫大我,从灯塔县过来的,别人当他是城里人,但灯塔县的方言和他跟他那个搞杂耍的兄弟一样说得一点都不溜。大我之前开了个灯塔县小吃店,但人太实在了,小吃店没多久就开倒闭了。现在他是个消防员,平时工作就挺危险,还不带编制,虽然人长得特精神,但就因为这个岁数老大不小了也没谈过朋友。

小媳妇哲这下又变回小寡妇了,大我听说了他的事,就挺可怜他,经常带好吃的去看他。小寡妇人后来也觉得自己太冲动,贷的款还没还上,怎么能就怎么不负责任地死了呢,忒对不起国家对不起社会了。他继续干修车的行当还贷,还在大我住的小区里租了房子,和大我是楼上楼下。多亏了大我以及诚凛小区居委会的关照,小寡妇慢慢地好了起来。

人总觉得自己有过不去的坎儿,等走过了,回头一看,还惊讶自己当初是怎么过来的。

凉太费了老大劲才找到小寡妇,他一看到小寡妇人,眼睛就红了。小寡妇不懂他为啥要哭,凉太说我要早点认识你就好了。小寡妇表示奇怪,我俩认识得不是挺早的吗。黄濑说当时我以为你是来钓鱼的你要早点给我修车也不是现在这个样了。小寡妇这下知道他的意思了,他不想理凉太,凉太就追在后面说你看你现在住的是啥啊空调暖气啥都没有你搬我那儿去我去年买的房子现在还没人住过我不收房租水电气全包。正说着,大我送饭来了,凉太看了看大我,半天又冒出一句伙食费我也包。

小寡妇很感动,郑重地拒绝了凉太。

凉太回去后郁闷了几天,他把大我约出来,问你看到小黑子屋里头我兄弟那像没。大我就说看到了啊黑白的。黄濑说做人要有良心,别说我兄弟不答应,我也不答应。大我说我这人别的没有,就是有良心,就算你兄弟来了,我也这句。

这气场,和大辉是一样一样的。

凉太有点心塞,自己这大明星当得一点卵用都没有,还不如一个灭火的。所幸他住的小区离诚凛小区不远,凉太没事干就去诚凛溜达串门,和诚凛居委会的关系都变好了。居委会主任丽子跟凉太唠嗑,你是不是喜欢黑子啊。凉太连忙摆手,那哪能啊,我是替我兄弟照顾他,你说朋友愿意帮忙就接受嘛非要死扛着,他那点工资猴年马月才还得清贷款。丽子说他自己还钱心里踏实,别说你了,你看他和火神关系那么好,火神要借钱给他他都不肯收。

凉太心里突然亮堂了一下,小黑子没接受他,也没接受火神呀。

他跟丽子唠完嗑,从居委会出来,正好碰到小寡妇正带着条狗下楼散步。凉太远远地看着他,心里酸酸软软的。

这样平安无事地过了半年多,有一天来串门的五月突然告诉了小寡妇一个惊人的消息。

哲君!阿大没死!我看到他了,他就住在我家隔壁的桐皇小区!

小寡妇惊得手一抖,香草奶昔都掉在了地上。小寡妇每个月都会回村里打扫房子,二公子不准他回村,他都是晚上偷偷摸摸地回去,从来没听邻居说大辉回来过的消息,如果大辉没死他肯定会回村里去,小寡妇不知道这一年来大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迫不及待地跟着五月去了桐皇小区。桐皇小区是个高档小区,门口的保安把他俩拦着,指着地上的狗说土狗不得入内。五月说她带着狗在外面等,叫小寡妇进去找找。保安说刷卡进。小寡妇问保安认不认识一个叫青峰大辉的,保安又说自己是临时工不清楚。

五月说先找小黄吧,他有头有脸肯定容易。

凉太半夜从县里赶回来,第二天早上见到了大辉。原来大辉当时带了一个搭顺风车的人,车里被烧死的那个人不是他,他大难不死逃了出来,掉进了河里,后来被一群驴友给救了,不过他脑子也摔懵逼了,以前的事全都忘了。

一模一样的脸,但人却完全不同了。

小寡妇看着他,眼泪唰唰地流,坐在对面的大辉却表现得十分不耐烦。大辉不相信小寡妇是他媳妇儿,说他媳妇儿怎么样也要是大奶子。小寡妇把休书给大辉看,大辉九年义务教育都没读完,摔懵逼后文化知识水平又降了几个年级,就觉得这信肯定不是自己写的。小寡妇气得眼泪都止住了,拉他去了民政局。大辉看到两人的登记,愣了一会儿,马上说既然我都写休书了那干脆就去隔壁把离婚办了。

凉太三观尽毁,还没做出什么反应,偷偷跟过来的火神突然冲出来揪住人跟大辉扭打到了一起。凉太怕围观群众把自己认出来,只得赶紧躲到一边去。最后大辉和大我都被派出所拘留了,凉太和小寡妇一起去派出所保人,大辉却早被人保走了。又过了两天,小寡妇和大辉把离婚给办了。

小寡妇对大我说你傻呀,大我说我能看着让他那么欺负你吗。

凉太在后面看着他俩,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晚上他回了村里,路过小寡妇以前住过的房子,想起了当时小寡妇跳到他怀里的画面。他演电影拍广告每次都是男主角,都说他长着标准偶像剧男主的脸,谁见了都喊欧巴撒浪嘿哟,可生活不是偶像剧。

他闷闷不乐地坐门槛上抽烟,他姐看到了给了他一大嘴巴子,说濑子你胆肥啊,村里为了保障明年县城运动会的空气质量,禁烟,祖坟都不许上了,抓一个罚一千。凉太说老子有钱。他姐又踹他一脚,有钱你拿钱抽啊。凉太特别气愤,把烟给了姐,进屋里翻了瓶老白干出来。

他姐叹了口气,问濑子你还喜欢那小寡妇啊。凉太说别问我,省得像我小时候怕蚯蚓那点破事儿你都给我捅到百度百科上面去一样。他姐又说你是我弟你在想啥我怎么会不知道,你说这么多年了你也该累了吧,那个小寡妇不领情,你干啥非要在他身上耗下去呢。爸妈就说了一句要介绍隔壁村花让你处处你就两年不回家,我想你在县里拍电影,别说村花了县花那肯定也是随便一抓一大把,也就劝爸妈随着你,哪晓得你这死小子这么死心眼。

凉太说你让我一个人待会儿行不行,他姐说好好好,明天你还在不在家住。凉太心里还是放不下小寡妇,顿了顿就说姐我这人不孝顺,爸妈你多照顾着点,钱你们尽管花,没了跟我说。他姐点点头,不孝顺你还好意思说,爸妈把你拉扯大也不图个啥,就希望以后他们不在了的时候还有个人陪你,别一个人孤苦伶仃地活着。

凉太回城里前,在村口碰到了二公子。二公子把刘海剪短了,黄钻贵族杀马特式眼妆倒是没变。凉太啊,二公子在镇里也是很有人脉的,我听说大辉没死,还和哲也离婚了。凉太表示惊讶,真的吗我竟然连小青峰死了都不知道。二公子说下个月我要去镇上学习,都是一个村里出来的,到时候大家一起涮个锅。凉太就说那敢情好,我跟经纪人说一下把时间腾出来。二公子点点头,走了。

大辉把贷的款全部还了,他现在镇上篮球队打球,工资高得你想都不要想。按理来说小寡妇应该觉得轻松才对,可他却觉得心里空荡荡的,连个寄托也没了。不过他也没迷茫多久,因为诚凛片区的篮球队要参加明年县城的运动会,小寡妇以前在地瓜篮球俱乐部有经验,就被居委会主任丽子介绍了进去。小寡妇以前跟大辉打配合,现在就跟大我打配合,效果竟然还很不错。凉太本来也是海常片区篮球队的预备役,但他忙着在县里拍电影,没去训练过,他听说小寡妇、大辉、真太郎还有敦都会参加明年的运动会,也就推了手里的通告,跑回去老老实实参加训练了。

在这之前,村医真太郎跟小寡妇说大辉那毛病属于脑部受创的记忆丧失,如果再给他一次打击,也许有可能使他回复记忆。大我问难道要让他再出一次车祸,真太郎鄙视地说这个打击不一定就是说物理打击。小寡妇立刻反应过来,心想大辉打篮球似乎从来没输过,如果明年运动会我和火神君让他输了,对他来说一定会造成很大的打击。

小寡妇捏着拳头,看向大我,说我除了想和诚凛的大家一起拿第一,我还带了这样的目的,火神君还愿意做我的搭档吗?

大我用一个碰拳回答他的问题。

一个月后来镇上学习的二公子召集所有人去涮锅,顺便还宣布了一个惊人的消息,他要代表洛山片区参加县运动会。其他人都惊呆了,洛山片区是镇上最富有的片区,住里面的人不是一般的富一般的贵,大家实在没有想到一个村干部家会牛逼到如此地步。

一行人走出涮涮锅店时,大我骑着摩的来接小寡妇了。大辉的脸色不太好,虽然忘了对小寡妇的感情,但毕竟还是知道小寡妇是他前妻,占有欲有点隐隐作怪。二公子最看不惯别人骑摩的装逼秀恩爱,没牌没证不说,还乱开。他连小寡妇的个人感情问题也不想关心了,对大我说我会让你尝到败北的滋味的。大我心里是日了狗了,我骑个摩的也要管。

凉太拉着小寡妇说这是我从灯塔县回来给你买的,耐用、结实,篮球你好好打,咱们比赛上见。

小寡妇不由就笑了,好看得凉太眼睛都睁不开。

其他人伸脖子过去看,是条狗链子。

我家那条还小着呢。

凉太说,栓着点好,别丢了。


评论(16)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