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号已废,坑还会填

黑受
黄黑/青黑/黑子性转

【黄黑】海盗与猫

就当中秋节贺文,很短很短。

这种程度也能被和谐。。。。

-----

X月1日                                                       

我们的船遭受了有史以来最可怕的暴风雨,感谢上帝,我还活着。船长发现了一个天然避风港,我们无法确定这里是哪里,但这没有难倒船长,我猜他的大脑里早就拥有一张精准无比的航海图。其实之前我认为船长还不如大副可靠,因为他看起来太年轻了,一点也不像是经验丰富的海盗,我真是个肤浅的人。现在是深夜(实际上我无法用肉眼来区分夜晚和白天),我什么也看不到,暴风雨的声音非常可怕。其他人在为明天养精蓄锐,而我却在这里写日记,但愿明天的天气能转好。

X月2日                                                         

大副检查了船体的受损程度,所有人都得去干活,除非你不想离开这个荒岛。修缮的工作又累又繁琐,让人闻风丧胆的海盗有时候也会像可怜虫一样。这该死的天气,暴风雨又来了。我听说船长独自上岛了,他真是个勇敢的富有探险精神的人,也许他英俊的外表能为他带来好运。

天已经黑了,船长还没有回来,大副显得很着急。

我也要上岛了。

X月3日

在睡觉前我必须记录下昨晚我所看到的。

船长抓到一个人,我没看清楚,那个人被关进了笼子里。

X月4日

今天又在下雨,修缮的工作一拖再拖,大副看上去有点忧心忡忡。我今天没有看到船长,听说船长在前天晚上受伤了,被抓的那个人是鲁滨逊吗?

X月6日

天终于放晴了。

我看到了船长,他的脸受了伤,他似乎不太在意,心情也很好。被抓回来的那个人看来不是鲁滨逊,我猜是个美女,不过汤姆他们觉得我在开玩笑,当然我的确是在开玩笑。或许离开荒岛这事指日可待了。

X月7日

上帝一定在跟我们开玩笑,暴风雨又找上门了。

大副叫我去找船长,船长不在房间里,而我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船长的床上有个人,我发誓他就是那天抓回来的那个,他长得非常可爱,皮肤是牛奶一样诱人的白色,眼睛比我见过的所有蓝宝石还要清澈美丽,他的手和脚都被铁链锁着,我猜我明白了什么。

等我回过神时,船长正笑眯眯地看着我。

我的腿开始打颤,因为船长的目光在我看来比剑还要凌厉。

你觉得他好看吗?船长的第一句话出乎我的意料。

等我小心翼翼地回答了好看后,船长竟然邀请我去抚摸那个孩子的身体。我发誓我对男人没有特殊的癖好,但那个孩子的身体实在是太美了。如果你也在场,你就知道我绝对没有撒谎。

我摸了他,但他咬了我。

现在我躺在狭窄的船舱里,手上火辣辣的疼,可奇怪的是我觉得非常兴奋。

X月10日

我心里总是想着那个孩子,但我知道我并没有坠入爱河。

听大副说,船长已经沉迷在和那个孩子的游戏中了,也许他会用那奢侈的糖果以及可怕的鞭子教育那个孩子该如何成为合格的宠物。

噢这里也破了一个洞。

X月13日

那个孩子从船长的房间里逃了出来,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很显然他逃不出这艘船。我和汤姆把他堵住了,他没穿衣服,两腿间一直有白色的液体往下掉,我知道那是什么。船长跳下来抓住了他的胳膊,他咬了船长,然后被船长扇了一巴掌。他哭了起来,小鼻子红红的,眼泪一颗一颗往下掉,实在是可爱极了。

汤姆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还有一件事,我只能写在这本日记里。

船长把那孩子扛起来的时候,我看到还有浊液从他小屁股里流出来。我并没有坠入爱河,但我想我的发【和谐】情期可能是要来了。

X月14日

大家都在议论昨天那件事。

我偷偷去了船长的房间,当然我没有什么不良的企图,我只是想看一看那个孩子。

门是微微敞开的,我听到了那个孩子断断续续的呻【和谐】吟声,他趴在床上,高高地翘着【和谐】屁【和谐】股,船长在[gan]他。

溜回甲板后,我仍然很兴奋,干活也特别有力气。

X月17日

船长把那个孩子带出来晒太阳。

但那个孩子跟我之前看到的不太一样,我甚至吓了一跳,因为他的水色的头发间冒出了一双耳朵,屁股后面还有尾巴。

那个孩子是只猫。

天呐,让人难以置信。

X月19日

好吧,我接受了他是猫的事实。

船长对那个孩子非常好,好到几乎让我以为是船长被驯化了。

现在我听到了猫叫春的声音,叫得我有点心痒,我决定出去看看。

船长在走廊上和那只小猫交[和谐]配,他两条白嫩的腿挂在船长的臂弯里,尾巴缠着船长的腰,姿态异常的撩人。

该死的,我下【和谐】身肿胀了起来。

但愿船长能堵住他的嘴巴。

X月22日

小猫在外面活动的时间越来越多,他身上的铁链也没了。他喜欢跳到桅杆上面去,偶尔看船长在下面低三下气地求他下来也挺不错的。天气一直这么好就好了,他趴在甲板上晒太阳的模样实在是可爱。

我可能产生了错觉,刚才我觉得小猫在诱惑我。

看来真的是幻觉,因为汤姆跟我说小猫在勾引他。

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所有人都想把那孩子吃进肚子里。

X月23日

我听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船上的食物严重短缺,我们所有人的食物都减量了,这个该死的荒岛什么也没有。

那个孩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X月25日

我发誓这是我作为海盗过得最艰难的几天,我真的太饿了。

那个孩子倒是无忧无虑的,船长真是一点也没亏待他。他把船长这次出海抢来的奇珍异宝丢进了海里,船长竟然没生气,不过我猜他晚上肯定不好过。

我听到船长说船修好后就去小猫住的小岛上补给。

原来小猫是被抓住了逃出来的。

X月26日

这是令人振奋的一天,我们的船启航了。

小猫一直在甲板上,大概是在眺望自己的家。

Y月1日

我们上岸了。

这是个小岛,人也不是多,居住民和那个孩子一样都是猫。他们看见我们后显得很高兴,小猫说因为岛上很久没有人类来了。

我感觉自己饿得快不行了。

但有件让我不得不在意的事情,很明显,船长也注意到了。猫族的居民一直在盯着我们。小猫的手臂从后面缠住正在喝酒的船长的脖子,并把可爱的小鼻子凑进了船长金色的头发中。从我这个位置看得非常清楚,他在用粉色的舌头舔船长的耳朵,尖尖的小牙也试探性地咬了上去。

船长的耳朵出了一点血,那个孩子神态满足地把那点血舔干净了。

又不乖了吗?船长笑着问。

小猫也微笑了起来,脸颊上一抹红晕,非常可爱。

当时他们的对话我无法完完整整记录下来,不过对我来说,只有只言片语也足够了。

小猫问船长:你猜我是谁?

船长不解其意:你当然是我的宠物。

小猫又问:那为什么我不听你的话呢?

船长想了想说:因为你回到了你的族群,不必再害怕我了。

愚蠢的人类,小猫嘲笑船长。

此时此刻我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座小岛的民居为什么会不对劲,他们望着我们的眼神是如此贪婪。这个孩子引诱我们上岛,就是要把我们作为他们的食物!我们这些水手,个个精壮而强悍,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不可多得的美食。

上帝,居然会发生这种事!

我们经验丰富的船长,一位无所畏惧的强大海盗,目光一点一点凝聚了起来。

Y月2日

我没死,还饱餐了一顿。

船补给完毕,我们高兴地扬起风帆,回到了大海的怀抱。

我听到那个孩子在哭泣。

我猜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幕:船长笑着露出了尖利的犬齿,问那你猜我是谁?

他能活下来真是奇迹。

船长也许还没玩耍尽兴,他总是这样,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相信大副多于船长的理由,不过不管如何,他的头狼地位无可撼动。

目前看来如此。

fin

评论(10)
热度(98)
  1. 在线吸扉此号已废,坑还会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