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号已废,坑还会填

黑受
黄黑/青黑/黑子性转

【荼岩】一个说了就要被和谐的设定已经没有了,我还不知道取什么名字

安岩突然感觉眼前一片漆黑,等他回过神,神荼已经放开了他,一脸高冷地抱臂靠门站着。

“去换衣服。”

“你对我做了什么?”

神荼什么也不想说,转身把门带上走了。安岩被晾在休息间里,对着镜子左看看右看看,没有被怎么样,还是充满了直男的气息。神荼走到半路上想起手机落下了,便返身去拿。安岩这时裤子还没穿,大半个屁股都露在外面,听到背后的门被打开声音,哇地一声叫了起来。

“你都不会敲门吗!”安岩一把提起裤子。

神荼顿了顿,目光从他屁股上黑色的印记挪开,从桌上拿起手机,“换你来的时候穿的衣服,跟我走。”

“为什么要跟你走,我还要上班。”

神荼看他一眼,仿佛在说你敢不跟过来试试。

妈的气场好强,完全不敢拒绝啊。安岩一点骨气也硬不起来,乖乖地换了来的时候穿的T恤长裤。神荼等到他出来,一句话也不多说,径直往楼下走去。安岩跟在后面,总觉得心里七上八下的,只好靠说话来缓解紧张感。

“我第一天上班就旷工要扣工资。”

“你是头牌少爷,不知道我们这种实习生赚钱有多辛苦。”

神荼回头冷冷瞪他一眼,安岩立刻闭了嘴。

他们回到310包间,房间里黑漆漆的,有股烟味,那三个古怪的客人已经不在了。

“进去。”神荼说。

“进去干什——啊!”

安岩话还没说完,神荼一脚就把他踢了进去。他什么都看不见,手拍啊拍,拍到神荼的胸口。我去,这么结实。十几根银针从神荼手中飞出,全部扎在安岩脸上,安岩完全在状况外,还没来得及叫痛,只听到神荼在旁边念什么咒语。

“一点天清,二点地明,慧眼——开!”

瞬间,茶几、沙发、天花板上的灯都涌入安岩的视野中,但奇怪的是,它们看起来都跟素描画似的。

 “你开灯了吗,完了完了,我被你扎成色盲了!”安岩大叫。

“这叫开眼,二货。”神荼白他一眼,“好好地看,看到了什么?”

安岩这才发现自己眼皮是闭着的,什么情况,额头上多了只二郎神的天眼?他有点害怕,又有点兴奋,活了二十年,竟然被扎出了超能力,唯物主义世界观一瞬间就崩塌成渣渣了好嘛。

他新奇地环顾四周,最后锁定在沙发上方,“有一片绿莹莹的雾气,那是什么?”

“尸毒。”

“尸毒是什么?”

神荼却不回答他的问题,“跟我出来。”

安岩睁开眼睛,视野又恢复了正常,他摸了摸额头,没有眼睛。神荼扔给他一本书,借着走廊上橘黄色的灯光,安岩看到那本书上赫然写着“三十天学魁道——从入门到精通”几个大字。

“四十五页。”

“哦。”安岩翻过去,跟在神荼后面,一边走一边读。

第二课《慧眼》从道德经讲起,语言太过晦涩,安岩磕磕绊绊地读了一路也不知所云,只懂了后面一句大白话:处子之身,元阳未泄,更容易开启慧眼。

“原来你是道士!”安岩恍然大悟,“道士怎么还出来赚外快?”

神荼仍然一脸冷峻,压根不想理睬他。

两人走出潘家园,外头霓虹缤纷,街道上空荡荡的。安岩看了一下手机,已经过了凌晨。神荼把车开过来,叫他上车。安岩手按在车门上,突然反应过来,才刚认识这个兼职当y的来历不明的道士,怎么就稀里糊涂被牵着鼻子走了,班还没上完呢。

“我为什么要跟你走?就算你看我骨骼清奇将来必成大器想收我为徒,也要尊重当事人的意见。”安岩按着手机,“你们肯定是什么x教组织,搞这么一出来骗我入教,我告诉你我是坚定的唯物主义信仰者,不信鬼神,我要打110。”

惊蛰在神荼手中幻化而出,惊蛰一指,一股灵能传递到安岩的手机上。

安岩顿觉掌心过了电,手一麻,手机掉在地上。

这、这是什么高科技?

“上车。”神荼收回惊蛰,漠然道,“你想知道的待会儿就知道了。”

安岩怕了,捡起手机,开门坐上副驾驶喜好安全带,动作流畅、一气呵成。路上安岩强忍住搭话的冲动,时不时瞄神荼的侧脸,因为实在太无聊,后来他头一歪竟然睡着了。等他醒过来时,发现车正缓缓行驶在一条古香古色的街道上,两边的商铺都大门紧闭,墙上挂着一盏盏大红的灯笼,看着有点瘆人。

“这是哪儿?”

“古玩街。”

神荼在院落里停了车,这户人家的灯还亮着。安岩捏着书包的背带,小心翼翼地跟着神荼走进去。中式装修的客厅中央摆放着红木方桌和棕色沙发,墙上挂着许多字画,以及一台西式挂钟。沙发上坐着一位美女,一个胖子,还有一个带眼镜的老头,这三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安岩。

“小师叔,他就是你说的那个人?”老头问。

小师叔?安岩看了神荼一眼,这人辈分够大啊,老头都把他叫师叔。

神荼点头。

胖子笑呵呵跟安岩打招呼,“小朋友你好,我叫王胖子,以后你叫我胖哥就好了。”

“胖哥你好。”安岩还是有点不自在,“那个…两个小时前我还在潘家园给人端盘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到这里来了,我能不能问问,你们到底是个什么组织,做什么的,还有……把我弄来是为什么?”

“这个就由我来回答吧。”美女淡淡一笑,“我叫瑞秋,你先坐。”

安岩挨着老头张天师坐下,张天师递给他一杯茶,他却不敢喝,余光瞄了一眼神荼。神荼一身西装笔挺地站着,面庞白皙俊朗,双眸湛蓝,眼神十分锐利深邃,怎么看都是个霸道总裁,根本不是电视电影里那种坐禅参道的道士形象。

“我们是T.H.A协会,简单点说就是专门驱鬼杀怪的组织,官民合办,这里是燕坪的总部。装备、金钱、技术,你想要的一切,协会都会提供给你,只要你获得足够的积分和权限。”

“等等,听起来很高端,为什么总部是在这种地方?”

“大隐隐于市,你不懂这个道理吗?”王胖子插了句话。

瑞秋继续说:“想必你已经开了慧眼,看到了以前都不曾见过的东西,如果放任你不管,你很可能会身陷险境,所以神荼才带你到这里来,让你加入协会,你可以从实习生做起,我们这里有些简单的任务适合你。”

“是他强迫我,我才看到那些奇怪的东西的!”

安岩指着神荼,神荼侧头看他,他马上坐规矩了。

“这是缘分,没有强迫一说。”瑞秋微笑着一句带过了神荼的恶行。

“可是我什么都不会,我一计算机系的,也就会修个电脑。”

“他能亲自为你开慧眼,一定是发现了你的特别之处,你可以慢慢学,不必着急。”

这时神荼说:“把我那个任务调出来。”

瑞秋把平板递给他,“有什么新进展要汇报吗?”

神荼拿着平板,走到安岩身边,一把抓住安岩的手往屏幕一按,“没有,不过我需要个帮手。”

“疼疼疼!”安岩叫唤。

指纹录入成功,不多时便通过了许可。

瑞秋反应过来,惊讶道:“可是这个任务……他……”

“有我在,他死不了。”

神荼转头看向安岩,突然翘起嘴角,邪魅一笑。

安岩被他看得浑身发毛,一股不祥之感油然而生。

评论(2)
热度(24)